www.4058.com-威尼斯4058com-点击进入

设为www.4058.com|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www.4058.com!

www.4058.com > 新闻中心 > 校园动态 >

康德的名言警句:启蒙就是让人有勇气去自己思考

校园动态 | 2021-12-09 | 标签:康德,的,名言,警句,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Ka

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Kant,1724年4月22日—1804年2月12日)德国哲学家、天文学家、星云说的创立者之一、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唯心主义,不可知论者,德国古典美学的奠定者。康德的“三大批判”构成了他的伟大哲学体系,它们是:“纯粹理性批判”(1781年)、“实践理性批判”(1788年)和“判断力批判”(1790年)。
 
 
启蒙就是让人有勇气去自己思考。
 
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当其原因不在于缺乏理智,而在于不经别人的引导就缺乏勇气与决心去加以运用时,那么这种不成熟状态就是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了。Sapereaude!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运动的口号。
 
知识分子是敢于在一切公共场合运用理性的人。
 
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是值得我们深深景仰的,一个是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另一个是我们内心的崇高道德法则。
 
另译: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他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赞叹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的道德法则。他们向我印证,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
 
文言译:常有二理,在手心焉;敬而畏之,与日更新;上则为星辰,下则为德性。
 
 
“判断力批判”要回答的问题是:我们可以抱有什么希望?康德给出的答案是:如果要真正能做到有道德,我就必须假设有上帝的存在,假设生命结束后并不是一切都结束了。“判断力批判”中,康德关心的问题还有人类精神活动的目的、意义和作用方式,包括人的美学鉴赏能力和幻想能力。
 
 
自杀是可恶的,因为上帝禁止这样做;上帝禁止自杀,因为这样做是可恶的。
 
 
工作是使生活得到快乐的最好方法。(备注:这里的工作是指你所爱好的工作。)
 
 
最好的享受就是工作。
 
 
没有目标而生活,恰如没有罗盘而航行。
 
 
因为自己的幸福虽然是一个所有人(由于其本性的冲动)都具有的目的,但这个目的却永远不能被视为义务而不自相矛盾。每个人不可避免地已经自动想要的东西,就不属于义务的概念;因为义务是强制具有一个不乐意采纳的目的。所以,说人有义务全力促成其自己的幸福,是自相矛盾的。
 
 
诚实比一切智谋更好,因为它是智谋的基本条件。
 
 
想要成就大事业,要在青春的时候着手。
 
 
活动或运动是人体健康的导师.
 
羞怯是大自然的某种秘密,用来抑制放纵的欲望。它顺乎自然的召唤,却永远同善、德行和谐一致。
 
遇到缺德事不立即感到厌恶,遇到美事不立即感到喜悦,谁就没有道德感,这样的人就没有良心。谁做了缺德事而只害怕被判刑,不由于自己行为不轨而责备自己,而是由于想到痛苦的后果才胆战心惊,这种人也没有良心,而只有良心的表面罢了。但是,谁能够意识到行为本身的缺德程度,而不考虑后果如何,却是有良心的。
 
良心是一种根据道德准则来判断自己的本能,它不只是一种能力;它是一种本能。
 
道德首先被要求的是支配自己。
 
意志自律是一切道德律和与之相符合的义务的唯一原则:反之,任意的一切他律不仅根本不建立任何责任,反倒与责任的原则和意志的德性相对立。因德性的唯一原则就在于对法则的一切质料有独立性,同时却又通过某个准则必须能胜任单纯普遍立法形式来规定任意。但那种独立性则是消极理解的自由。所以道德律仅仅表达了纯粹实践理性的自律,而这种自律本身是一切准则的这样的形式条件,只有在这条件之下的一切准则才能与最高的实践法则相一致。因此,如果那个只能作为与法则联结着的欲望之客体而存在的意愿质料,被放进实践法则中作为它的可能性条件,那么从中形成了任意的他律,也就是对于遵从某一冲动或爱好这种自然规律的依赖性,而意志就不是自己给自己提供法则,而只是提供合理地遵守病理上的规律的规范。
 
 
美,是道德上的善的象征。
 
 
我们越是忙越能强烈地感到我们是活着,越能意识到我们生命的存在。
 
 
良心是一种根据道德准则来判断自己的本能,它不只是一种能力,它是一种本能。
 
 
要评判美,就要有一个有修养的心灵。
 
没有目标而生活,恰如没有罗盘而航行。
 
 
人不能被判为奴,他只能自认为奴。
 
 
真正的自由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你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幸福的概念是极不确定的,虽然人人皆欲得之,却无人能明确地、连贯地说出他所希望与企求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对大自然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所唤起的那种越来越大的惊奇和敬畏就会充溢我们的心灵。
 
理性一手拿着自己的原理,一手拿来着根据那个原理研究出来和实验,奔赴自然。
 
我们越是忙越能强烈地感到我们是活着,越能意识到我们生命的存在。
 
 
有三样东西有助于缓解生命的辛劳:希望,睡眠和笑。
 
有学问,然后有先见;有先见,然后能力行。
 
 
我们的知识产生自心灵的两个基本来源,其中第一个是接受表象的能力(印象的感受性),第二个是通过这些表象认识一个对象的能力(概念的自发性);通过前者,一个对象被给予我们,通过后者,该对象在与那个(仅仅作为心灵的规定的)表象的关系中被思维。因此,直观和概念构成了我们一切知识的要素,以至于无论是概念没有以某些方式与它们相应的直观、还是直观没有概念,都不能提供知识。这二者要么是纯粹的,要么是经验性的。如果其中包含有感觉(它以对象现实的在场为前提条件),它们就是经验性的;但如果表象未混杂任何感觉,它们就是纯粹的。
 
生得伟大者,笑对无常。
 
一个人说出来的话必须是真的,但是他没有必要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
 
 
人,实则一切有理性者,所以存在,是由于自身是个目的,并不是只供这个或那个意志利用的工具
 
 
这个令人肃然起敬的“人格”观念,一面使我们从头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同它有欠符合,并因些挫抑了我们的自负心,同时却使我们明白地看出了我们的天性的崇高;这个观念就是在极平常的人类理性方面也是自然发生、显而易见的。凡稍知廉耻的人不是有时会发现,他原来可以撒一次无伤大雅的谎,以便摆脱某种可厌之举。甚或为其可爱可敬的友人求得某种利益,可是他却仅仅因为害怕暗自鄙弃,而毕竟不曾撒谎吗?一个正直的人只要废弃职责,原可摆脱某种惨境,而其所以能够不辞辛苦,坚持下去,不是由于他自觉到这样才可以身作则,维护人的尊严,加以尊崇,才可以。
 
 
 
要评判美,就要有一个有修养的心灵。
 
 
 
美,是没有目的的快乐。
 
 
 
美最忌讳的是使人反感,而和崇高相去甚远的是令人失笑。因此男人最痛苦的是你说他无能,女人最讨厌你说她丑陋。
 
 
 
酒能使人出语轻快,酒更能使人一吐衷情。酒,因而成为一种道德的性质成为搬运率直之心的物质
 
 
 
贪是人类内心对外界无止境的欲望。
 
 
 
哲学无法教授,哲学永远是思想者的事业。
 
 
 
我不是教给你们哲学,而是教你们如何进行哲学思考
 
 
 
我们所有的知识都开始于感性,然后进入到知性,最后以理性告终。没有比理性更高的东西了。
 
 
 
当爱情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资格去享用它,当我需要爱情的时候它却离我而去。
 
 
 
只有当两个人将自己完全交给对方,而不是仅仅将自己性能力的使用交给对方时,性行为才不是对象化的。只有当伴侣双方互相分享他们“无论好坏以及各方面的人、身体和灵魂”时,他们的性行为才能导致“一种人与人的联合”。
 
 
 
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大海之所以伟大,除了它美丽、壮阔、坦荡外,还有一种自我净化的功能。
 
 
 
对自然美抱有直接兴趣……永远是心地善良的标志。
 
 
 
人,实则一切有理性者,所以存在,是由于自身是个目的,并不是只供这个或那个意志利用的工具。
 
 
 
我们所有的知识都开始于感性,然后进入到知性,最后以理性告终。没有比理性更高的东西了。
 
 
 
理性一手拿着自己的原理,一手拿来着根据那个原理研究出来和实验,奔赴自然。
 
 
 
思想无内容则空,直观无概念则盲。
 
 
 
视其为真,或者判断的主观有效性,在于确信(它同时又是客观有效的)的关系中有如下三个层次:意见、信念和知识。意见是一种被意识到既在主观上、又在客观上都不充分的视其为真。如果视其为真只是在主观上充分,同时却被看做在客观上是不充分的,那么它就叫做信念。最后,主观和客观上都是充分的那种视其为真就叫做知识。读书的乐趣之一就是发现你与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偶尔想到了一起。早在读纯批之前很久我就想到了知识和意见的...
 
 
 
道德确实不是指导人们如何使自己幸福的教条,而是指导人们如何配享有幸福的学说。
 
 
 
不能期待国王哲学化或者哲学家成为国王,而且也不能这样希望,因为掌握权力就不可避免地会败坏理性的自由判断。但是无论国王还是(按照平等法律在统治他们自身的)国王般的人民,都不应该使这类哲学家消失或者缄默,而是应该让他们公开地讲话;这对于照亮他们双方的事业都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因为这类哲学家就其本性不会进行阴谋诡计和结党营私,所以也就不会蒙有宣传家这一诽谤的嫌疑了。
 
 
 
教育最复杂的任务之一,就是把服从法律的强制性向教育孩子善于动用自己的自由权力结合起来。孩子只要不做有害于自己和他人的事,就应当让他们有行动的自由,不要硬去改变孩子的意愿。要让孩子懂得,他们只有为别人提供达到目的的可能性,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人就是现世上创造的最终目的,因为人乃是世上唯一无二的存在着能够形成目的的概念,是能够从一大堆有目的而形成的东西中,借助于他的理性,而构成目的的一个体系。
 
 
 
“我们所确信深知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我们终究会死去。”作为死亡,似乎是从看到其他事物的消亡中得到的经验。然而这个命题确是一个必然的命题。然而或许会有人说,类似于以诺那样的人到底存不存在什么的吧,所以终究这还是一个所谓“还没有发现例外”的经验判断吧。
 



上一篇:卡夫卡谈话录:我因冷而燃烧 下一篇:歌德的名言名句:独立性是天才的基本特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