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058.com-威尼斯4058com-点击进入

设为www.4058.com|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www.4058.com!

www.4058.com > 新闻中心 > 教育新闻 >

梁启超为何大闹徐志摩的婚礼?

教育新闻 | 2021-12-22 | 标签:梁启超,为何,大闹,徐志摩,的,婚礼,提起,诗人,
提起诗人徐志摩,人们自然会联想起他美丽的诗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他的诗情魅力历经百年而不衰,而他与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3位女性之间的浪漫爱情故事却更富传奇色彩。那么,这三段传奇的恋爱故事是如何发生的?又各自有着什么样的结局?梁启超为何会大闹徐志摩的婚礼?
徐志摩和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
 
 
张幼仪1900年12月29日出生,是上海宝山县巨富张润之的女儿。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思想之下,张幼仪只读过3年女子师范;14岁时,她就由四哥张公权做媒,与徐志摩定了亲,15岁结婚时,两人才第一次见面。当时有人这样评价张幼仪:“其人甚美,雅爱淡妆,沉默言,举止端庄,秀外慧中,亲故多乐于亲近之,然不呼其名,皆以二小姐称之。”
 
1915年12月5日,徐志摩和张幼仪举行婚礼。婚后两人感情一直不好,虽然张幼仪并没有裹小脚,但在留学英国剑桥的徐志摩看来,她整个就是一个“乡村南瓜”。张幼仪在结婚5年后即1920年底到英国伴读,抵英后她和徐志摩搬到一个叫沙士顿的小镇,那地方离康桥,也就是剑桥大学大概有3公里远,徐志摩在这所大学的皇家学院当文科特别选科生。他们租了间有两个卧室和一个客厅的小屋,从客厅的大玻璃窗可以俯视一条都是灰沙的小路。
 
有天早上,徐志摩对张幼仪说:“今天晚上家里要来个客人,她是从爱丁堡大学来的一个朋友,我要带她到康桥逛逛,然后带她回来和我们一道吃晚饭。”
 
徐志摩要这两个女人碰面这件事情,给了张幼仪这样的暗示:那个女人不光是他的女性朋友,而且很有可能变成他第二个太太,她们会在这异国他乡同住一个屋檐下。
 
晚餐过后,徐志摩问张幼仪对这位姓林的小姐感觉如何,有什么意见。张幼仪虽然已经发誓要采取庄重随和的态度,可是因为脑子里有太多念头在打转,就冲口说出心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呃,她看起来很好,虽然小脚和西服不搭调。”
 
徐志摩不再绕着客厅走来走去,他把脚跟一转,好像张幼仪的评语把他的烦躁和挫折一股脑儿渲泄出来似的,突然尖叫说:“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想离婚。”
 
徐志摩与张幼仪离婚时,中国虽然已经经历了“五四”运动,但整个中国大地仍到处充斥着封建思想,他们的离婚对传统的旧式婚姻观念造成极大冲击。而在对外宣布的离婚原因中,张幼仪不得不担起诸如“对公婆不孝敬、讲话太多、忌妒小妾、诸病缠身”等“罪名”,作为徐志摩提出离婚的理由。徐志摩和张幼仪的离婚,当时可谓世人震惊,舆论大哗。
徐志摩和张幼仪
 
徐志摩在康桥时带回家的林姓小姐,就是林徽因。林徽因出身名门,父亲林长民,曾任北洋政府国务院参议、司法总长等要职。
 
林徽因幼年随父迁居北京,入培华女中读书,16岁又随父到伦敦。“良好的家庭修养,东西方文化的共同滋养,使林徽因的身上有着一种超乎平常人的非凡气质和聪明才智”,可以说,这样的林徽因正是徐志摩心目中的理想女子。因此,徐志摩自1920年在伦敦结识林徽因后,便一下子为她所倾倒。他觉得,是林徽因唤起了他沉睡的激情,让他感到了灵魂的震颤,感到了生命的美好。于是,他把对她的礼赞写成了诗,其中几句是“你是高高在上的云雀天鹨,纵横四海不问今古春秋,散布着稀世的音乐锦绣。”
 
早于徐志摩半年、即1920年春天,时任段祺瑞内阁司法部长的林长民以“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驻欧代表的身份,携女儿林徽因入住伦敦。其时,林徽因正值16芳龄,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在爱丁堡大学读书。这年10月,徐志摩来到伦敦,才24岁,正值年轻气盛,倜傥风流,浑身充溢着才子之气。在国际联盟协会的一次演讲会上,徐志摩认识了林长民。此后,林长民与徐志摩便成为莫逆之交。
 
林徽因则是在徐志摩初次与英国大作家狄更斯的会见中认识徐志摩的。一个是才华横溢的英俊青年,一个是才思飘逸的如花女子,两人相见恨晚。
 
徐志摩向林徽因发起了求爱攻势,而且用情很深,这些都逃不过林长民的眼睛。幸好,林长民豁达大度,既不责怪徐志摩所为,又没有禁止女儿与他往来。恰在此时,徐志摩的夫人张幼仪从国内来到伦敦伴读,这大约是徐父的旨意,徐志摩不敢违抗。张幼仪以夫唱妇随为满足,整天在家里清理房间、买菜烧饭。徐志摩大部分时间泡在学校,回家来也很少与张幼仪说话。
 
徐志摩每天早上都要急急忙忙赶到附近的理发室整理头发。张幼仪很纳闷:家里用度很多,经济也不很宽裕,丈夫完全可以自己把头发梳理一下再到学校去。后来,张幼仪从别人口中得知,徐志摩每天去理发室是因为理发室对面有一间杂货铺,那是他与一位女性朋友的联络地。他们每天都有书信往返,而且信是用英文写的,这位女性朋友就是林徽因。徐志摩把林徽因的来信和自己的日记都牢牢地锁在一只箱子里。
 
几个月以后的一天早上,就发生了我们刚才讲到的一幕:徐志摩带林徽因回家吃饭,在与张幼仪发生不快后,徐志摩竟不告而别,差人送回一个“离婚”的决定。

林徽因、徐志摩
 
1921年10月,林长民回国,也把女儿林徽因带回北京。第二年的10月,徐志摩结束在康桥的学业回国。在回国前夕,徐志摩为表述对康桥难舍难分的依恋之情和在康桥发生的令他魂牵梦萦的故事,写下了诗歌《康桥再会吧》。
 
徐志摩在家乡上海稍事盘桓,年底就追到了心仪神往的北京。这时,林家已把女儿林徽因的终身许配给梁启超之子梁思成了。林长民自身是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他鼓励自己的女儿林徽因留洋求学,他自己也是个开放的人,但是却给林徽因裹小脚,也不鼓励男女之间的自由恋爱。而不死心的徐志摩打算偕林徽因一起重返伦敦读书。也许林徽因对徐志摩有过这个许诺,因而他才信心十足地定下了“康桥再会吧”的约定。
 
回国后,情况迥变。刚到北京,徐志摩就接到了老师梁启超给他的一封长信,劝他“义不容以他人之苦痛易自己之快乐”。这等于明说了,林徽因已经许配给我家儿子,你就不必再干扰他们的幸福了。然而,徐志摩不把老师的劝诫当回事,反而坚定地回答:“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惟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这等于摆出要较量一番的架势。
 
当时,林徽因在培华中学读书,课余,她就到梁思成家去,两人的恋爱关系已相当稳固。
 
当时,梁启超时任松坡图书馆馆长。松坡图书馆的一处馆址位于北海公园的快雪堂。快雪堂是一处幽静高雅的院落,星期天不对外开放。梁思成是馆长之子,当然可以自由出入,这里便也成了梁思成与林徽因约会的地方。然而,徐志摩竟然找到这里,理由当然是冠冕堂皇的,他是梁启超的威尼斯4058com,又是林长民的朋友,就算是梁思成在,这个面子总是该给的吧。但是,徐志摩来的次数多了,梁思成便渐渐产生了反感。有一次,梁思成在门上用英文写了一张纸条“情人不愿受干扰”。徐志摩见了,只得悻悻而去。
 
1924年四五月间,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徐志摩和林徽因都是诗坛中人,一起参加了接待,一起进出会场,还一起演出了英文戏剧。这一次的接触,又点燃了他们昔日的情感。5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他们俩又一次会面,林徽因告诉徐志摩,她马上要随梁思成到美国留学去了,她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他们终不能成为眷属。
林徽因、泰戈尔、徐志摩
 
一年以后,徐志摩写了一首名为《偶然》的诗送给林徽因,对这件事表示了明确的态度:我是天空里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故事到这里应该结束了,但是,藕断丝还连。林徽因到了美国后,反复咀嚼徐志摩对她的一片真情,产生了些许歉意。她在给友人的信中说:“请你告诉志摩我这三年来寂寞够了,失望也遇多了,现在倒能在寂寞和失望中得到自慰和满足,告诉他我绝对的不怪他,只有盼他原谅我从前的种种不了解。”
 
1931年,徐志摩在济南上空坠机身亡,林徽因请丈夫梁思成去了济南,从飞机出事地点拾了一块残片,直到去世她都把它挂在卧室的墙上。这是她对徐志摩的真挚的情感表达,也是她胸怀坦荡的表现。
 
1934年11月19日,梁思成偕林徽因去南方考察,路过徐志摩的家乡浙江硖石。车停后,林徽因下了车,在深沉的夜色里,独自站在车门外,凝望幽暗的站台,默默地回忆许多往事,泪水不由自主地溢出来。
 
1935年11月19日,林徽因写下了《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在这篇散文中,林徽因写道,“徐志摩作为诗人的一生,处处充满着诗意,他诗意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爱、自由和美是他全部的灵魂,对诗歌的真诚和世界的真诚,是徐志摩作为诗人的基本品格。”
 
林徽还写了一首诗《别忘掉》来坦诚自己的心声:别忘掉/这一把过往的热情/现在流水似的/轻轻在幽冷的山泉底/在黑夜/在松林/叹息似的渺茫/你仍要保存着那真/一样的明月/一样是隔山灯火/满天的星/只使人不见/梦似的挂起/你问黑夜要回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山谷中留着/有那回音。
 
这里“回音”二字,就是“徽因”的谐音。这里寄托着林徽因对徐志摩真挚的爱,是超脱世俗的精神之爱。
林徽因、梁思成
 
 
陆小曼,1903年9月出生于上海。父亲陆定曾在国民党政府任职,后来弃政从商,成为银行家。陆小曼两岁随父母迁居北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十五六岁时,从未踏出国门一步的她,已精通英、法两国文字。17岁时陆小曼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仪态万方,是北京交际界的“名姝”。据说,在当时的社交场,“假如舞池中没有她的倩影,几乎阖座为之不快,中外男宾固然为之倾倒,就是中外女宾,好像看了她也目眩神迷,欲与一言以为快。”徐志摩曾用这样的诗句描述她:“一双眼睛在说话/睛光里漾起/心泉的秘密。”
 
1920年在长辈的安排下,陆小曼与外交部武官王赓结婚。徐志摩是王赓的好友,王与陆结婚后常邀徐一起看戏跳舞或郊游,徐志摩与陆小曼相处得很融洽。不久王赓被任命为哈尔滨警察局局长,赴任前托徐志摩照顾陆小曼。这样徐与陆常在一起,共同的志趣以及文学艺术的感染,使他们最终激起感情的波澜而坠入爱河。
陆小曼
 
当时外界议论颇大,徐志摩为了自拔,于1925年3月赴欧洲,企图摆脱这备受非议的爱情,不幸他儿子夭折,后来又接到陆小曼病重的电报,便急忙返回国内。
 
徐志摩回国后不久,他的好友刘海粟也到了北京,住在松树胡同七号新月社内,胡适、徐志摩等常聚到刘海粟房间里谈心。在胡适、徐志摩等人引荐下,刘海粟认识了陆小曼一家,因陆小曼的母亲与刘海粟同是常州人,又有点瓜葛之亲,所以关系相处融洽。
 
一天晚上徐志摩向刘海粟敞开了重重心扉,诚挚地说道:“……理智告诉我,不能辜负王赓的信任,所以跑到上海和欧洲,并以写诗和译书来忘掉她,然越分开越痛苦……”“小曼已试探过父母的口气,离婚谈不通,王赓也不会同意。我痛苦极了,小曼也愁断肠了,说起来又难以启齿,你给我们想想办法吧。”
 
刘海粟提出大胆摊牌的方法,令多情的徐志摩感到难以尝试。最后商定由刘海粟出面做陆夫人的工作。陆夫人为了女儿的病体,对此也只好默认了。后陆夫人带陆小曼与刘海粟一道去上海,找王赓商谈。徐志摩次日也跟到上海。经过一番周折,王赓最后终于同意离婚。
 
徐志摩父亲对儿子与儿媳张幼仪离婚已十分反感,现又听说要和陆小曼缔姻,坚决不同意。后经朋友劝解,徐父提出3个条件:一、婚费自筹;二、婚后新娘要回浙江桐乡石门乡下居住;三、必须请梁启超证婚。这第三条最难办。
徐志摩和陆小曼婚礼留影
 
1926年10月3日,农历七月初七,中国的“情人节”这天,徐志摩与陆小曼在北京北海公园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礼上,梁启超霍然站起,宣讲了有史以来“最坦诚”、“最直率”、“最另类”的证婚词:“我来是为了讲几句不中听的话,好让社会上知道这样的恶例不足取法,更不值得鼓励。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学无所成,做学问不成,做人更是失败,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
 
陆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过来人,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恪遵妇道,检讨自己的个性和行为,离婚再婚都是你们性格的过失所造成的,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自误误人。
 
不要以自私自利作为行事的准则,不要以荒唐和享乐作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当作是儿戏,以为高兴可以结婚,不高兴可以离婚,让父母汗颜,让朋友不齿,让社会看笑话!
 
总之,我希望这是你们两个人这一辈子最后一次结婚!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贺!我说完了!”
 
这番“证婚词”字字千钧,掷地有声,令“新人及满堂宴客无一不失色”!证婚词扣住了两位新人的“软胁”,评人论事可谓入木三分,不仅坦露了梁启超刚耿的为人和直率的性格,也表明了梁启超这位近代大儒对婚姻生活的态度!
婚后,徐志摩和陆小曼曾在上海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陆小曼是过惯了豪华奢侈生活的,徐志摩只得在当时颇为有名的弄堂里租了一层楼,月租100多块大洋,出入有私人轿车,家里佣人众多。为多求一些收入,徐志摩不得不南北奔波,在3所学校同时讲课,课余还赶写诗文,以赚取稿费。绚烂的热恋终于复归于平淡生活。
 
1931年冬,徐志摩遭遇空难身亡。噩耗传来,陆小曼悲痛欲绝,气若游丝。徐志摩的家人不忍她出席追悼会,她只有送一副挽联表示哀悼:“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永诀,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万千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编就遗文答君心。”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万念俱灰,心如止水,数十年来任何人的殷勤、阿谀都没有动摇她对徐志摩的忠诚。她矢志不再嫁人以报对徐志摩的恩爱。
 
1965年4月3日,一代佳人陆小曼带着她难泯的幽怨默默长眠于上海华东医院,享年62岁。她走得很安详,没有留下任何遗嘱,临终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与徐志摩合葬。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最后的心愿,至今也未能实现。后来,她的一个在台湾的侄儿在苏州为她建造了一座衣冠冢,总算为这位坎坷一生的不幸才女画上了一个差强人意的句号。



上一篇:?《乌合之众》30个金句:人一到群体中 智商就严重降低 下一篇:梁启超:最好的家教,是带孩子见世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