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058.com-威尼斯4058com-点击进入

设为www.4058.com|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www.4058.com!

www.4058.com > 教学教研 >

国内半导体企业被锁喉,行业协会竟然“睡着了”

教学教研 | 2021-01-23 | 标签:江西萍乡,半导体企业被锁喉
如果从去年5月份,华为及旗下68家公司被列入实体名单算起,中国半导体行业,从大学、科研机构到企业,被美国政府接二连三的卡脖子已经一年半了。
 
无奈被卡脖子,又没有能力还手,就只能回怼咯。所以,上到有关部委,下到被打击的企业机构,都在纷纷表态。不过,我们仔细琢磨还会发现,中间层的行业协会、行业组织存在感不强,它们去哪里了?
 
半导体的中坚力量“睡着了”吗? 
 
作为政府和企业之间的中间和中坚力量,行业协会在联系服务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但不足之处,该说的还得说。
 
美国主要在芯片,也就是半导体行业围卡中国。国内这个行业的企业也是有组织的,如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及相关地方协会。根据介绍,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1990年11月17日成立的,“由全国半导体界从事集成电路、半导体分立器件、半导体材料和设备的生产、设计、科研、开发、经营、应用、教学的单位、专家及其它相关的支撑企、事业单位自愿结成的行业性的全国性的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它的宗旨包括,“维护会员单位和本行业的合法权益,促进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为会员服务,为行业服务,为政府服务”,具体任务包括,“汇集企业要求,反映行业发展呼声”、“维护会员合法权益,反对不正当竞争”,“推动中国与全球半导体业界发展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等。 
 
再看一些省市的半导体行业协会,虽然立足当地但是定位相同。比如,华为所在地广东省半导体行业协会网站,也有“维护会员单位切身利益”的明确表述。 但当半导体企业,从福建晋华到华为,从海思到中芯国际,几乎都遭遇了不公正待遇,也没见有哪里的行业协会,站出来发声“维护会员合法权益”。 
 
行业企业都被无理封杀,这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行会作为“企业之家”,哪怕“礼节性”的抗个议、表个态也好吧。正如华为和字节跳动状告美国政府不一定获胜或管用,但代表全行业发出怒吼或状告美国政府代表的是立场和态度。 
 
如果要求再高一点,当美国的大棒一次次袭来,一批又一批中国企业被列入实体名单,有关的行业协会,有没有向国家和企业进行预警预判?有没有发挥好服务政府和行业企业的智库作用? 三个月以前的7月10日,当国内两大乳业被网文“深扒六大罪状”时,当天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就马上跳出来“护犊”了。
 
国外行会更着急
 
相比之下,美国和国际半导体行业协会,在维护自身企业利益方面,似乎比我们着急又稳当得多。今年9月16日,也就是中芯国际被美国国防部盯上、可能会列入“实体清单”后,主要代表美国半导体行业利益的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就向美国政府发出警告。SEMI在致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的信中称,美国半导体设备和材料每年有50亿美元营收来自中芯国际,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将增加美国的相关企业向前者供货的难度,进而影响美国半导体企业的全球市场份额,“我们敦促商务部审慎考虑,封杀中芯国际可能对美国工业、经济和国家安全产生直接及长期不利影响”。
 
事实上,这已不是国外半导体行业协会第一次发声。今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禁令,禁止全球范围内一切使用美国技术的公司和华为有任何生意上的来往。SEMI就发布声明,认为美国政府单方面扩大限制范围,将会为产业带来更多的损失,直接损害已有的国际客户基础,加剧其它国家企业对美国技术的不信任,促使企业努力研发取代美国的技术。
 
8月18日,就在美国商务部公布针对华为的新一轮制裁措施后仅仅1天,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IA)主席兼首席执行长约翰伊弗(John Neuffer)在官网发布声明,对美国政策的转变感到惊讶和担忧,认为对商用芯片销售加以广泛限制将给美国半导体行业带来严重破坏。需要说明的是,英特尔、高通和德州仪器公司都是SIA的成员。
 
 
SEMI协会8月24日的声明
 
8月24日,SEMI也在官网发布了声援华为的声明。SEMI在声明中表示,虽然出口管制在维护美国国家安全方面有一定的作用,但是最新的出口管制条例毫无疑问将会最终损害美国半导体产业,并且对半导体供应链造成巨大的不确定性和破坏性。因此,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将华为的禁令实施时间再延长120天。
 
9月11日,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SIA)再次发声,在致信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的信中表示,华为是美国半导体的全球第三大买家,向华为销售从手机到智能手表等非敏感产品不会引起国家安全问题,但禁令使美国公司更难与不受限制的外国竞争对手竞争,因此,延迟授予对华为的销售许可证可能会削弱美国半导体产业。
 
 
SIA的呼吁
 
目前,Intel、AMD等多家美国公司表示获得了美国政府颁发的向华为供货许可证,这很难说不是上述协会密集发声的结果。
 
行会协会到底有何用?
 
行业协会作为一种介于政府、企业之间的社会中介组织和民间团体,它最基本的职能,就是代表本行业企业的共同利益。根据有关研究,行业协会的作用,至少应包括法治建言、经济维权以及产业促进等方面。在法治建言方面,代表同业者制衡或影响政策制定。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作者托克维尔认为,民间社会团体是抗衡政权机构的“堤坝”和监督权力的社会的独立之眼。因为,分散孤立的个人和企业是没有能力与公权力进行博弈的,行业协会通过把分散的同业经营者凝聚起来,形成相对强大的集体力量,集中表达本行业的利益主张和权利要求,比如提出诉求影响决策,或者有组织地抵制不合理或不合法的规则,促使行业企业的利益得到尊重和维护。上面提到SEMI和SIA不断向美国政府发声,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在经济维权方面,包括对外维护本国经贸利益,协助企业实施反倾销、反补贴等法律措施并作为申诉的提诉人,以及帮助企业应诉等。
 
40年前,美国打压日本半导体产业时,就是由SIA首先发难,1985年就日本电子产品的倾销问题发动了“301调查”,最终在1986年9月,美国迫使日本签订了保证美国厂商权益的《半导体协定》,1991年美日再次续签了为期五年的《新半导体协议》。 在产业促进方面,比如,自1992年起,SIA联合日本、欧洲、韩国、台湾的半导体工业协会,定期制作和发布IRDS即《国际器件与系统路线图》(前身是《国际半导体技术发展路线图》,即ITRS),通过评估全球半导体工业未来一定时期的技术走向,总结提炼半导体产业技术发展规律,为企业和学界的研发策略提供指导。多年来,这份路线图得到了全球半导体从业者的广泛认可,成为业内人士的必读之物和引证最多的权威文献。悟理哥也曾专门写过一篇论文进行介绍。
 
SIA发起的半导体路线图研究成为权威文献
 
所有的这些努力,其出发点都是为了维护本行业的利益,推动本行业的发展。我们的半导体行业与国外的差距是系统性的,现在看的确如此,我们的差距不仅仅在核心技术方面,在科研布局、人才培养、行会建设等多方面也还需要虚心学习和提高。
 
事实上,中国台湾的半导体工业和自行车工业较为发达,不是没有道理的,从他们的行业协会也可以看出一斑。有一个案例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欧盟和加拿大诉中国自行车倾销案中,大陆企业各自为战,在提供资料和证据中,居然出现了互相矛盾的地方,授人以柄,不但没有争取到单独关税,还被取消普惠税待遇,而同时受到指控的中国台湾,由行业协会统一组织应诉,成功被判定为零税率。行业协会的状态,其实是整个系统的缩影。总结起来就是,产业尚未强大,各方仍需努力。



上一篇:千名科学家及企业家共话生物医药未来 下一篇:新冠疫情给国内医疗器械行业带来哪些挑战和机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